被消失 Liquid Lime 的 Nike Air Max Pre-Day

三月廿三號、這天跟以往一樣收到一些品牌公關發出的新聞稿 E-mail ,當中我終於等到 Nike Air Max Pre-Day 確認發售的消息;一對看似帶點 Air Tailwind 老風情、承載嶄新展露的 MAX AIR 氣墊,這樣鏤空衝撃的視覺工藝怎不會吸引我這鞋痴(一年前的ISPA Road Warrior 已令我中毒不淺)。

廿三號晚上、多個品牌曾發表過的 XINJIANG statement ,突然開始重新出現在華話層面的各大社交媒體上;

廿四號早上、事情已發酵到代言人解除合約 ⋯⋯ 在中國、與王一博和Nike Air Max Day 相關的Nike 產品正式宣佈延遲推出(特別是 Air Max Pre-Day);當時想到、香港Nike 又會否呼應這個做法呢?畢竟香港並非採用王一博相關廣告。

廿五號、已收到延遲推出 Nike Air Max 相關產品的消息,在前兩天我還很期待的 Nike Air Max Pre-Day ,香港、沒有機會了⋯⋯ 還好、歐美地區如常發售!

在這幾天後、聽過有人問誰是王一博?代言人真有這麼大影響力嗎? 在中國近年盛行一種「帶貨」名字,就是指哪些人穿上某類產品、銷量也因而帶動推高;帶貨使者可以是演員、運動員、買賣網站的KOL ,或者由品牌製造的使者,而王一博也是其中一位在中國相當具名氣的帶貨使者。對於現時的品牌,數字都是他們最著重的事情,只要這位使者有足夠數字的追隨者,可以令產品消量推高,懶理背後是一群不懂產品設計或使用的消費者;因此代言與否也直接影響當地的消量。還有、中國現在盛行到 APPS 上買賣的習慣,以往有淘寶、京東,現在有得物、閑魚、get、識貨⋯⋯ 炒賣操作也很常見,甚麼款式也搶,之後再到買賣平台放售,是習慣吧!只要有帶貨使者名字的產品,成交量也相對較高;那麼代言人是否很具影響力嗎?或者應該說帶貨使者影響著的是平台還是觀眾?而為何香港也要跟隨、Air Max Pre-Day 被消失?又有幾多真正活在香港的人認識王一博?第一條問題的答案好像大家已經看慣了(您懂的~不過千祈唔好慣)⋯⋯ 至於第二條問題、我見識少真的不懂怎樣算,我較少看中國內地的電視節目、只是早年在某個買賣平台及廣告看到他的名字才認識。但公平一點,其他國家、地區也有著當地的帶貨使者,分別在於大家背後的操作方式吧⋯⋯

廿九號早上,終於收到 #ENDelivered,實物真的具備些老風情,配上密集的機械式縫合針線與格仔紋的100%聚酯纖維、看似老土的尼龍和麂皮、及鏤空中底鑲入像寶石💎的Max Air ,這樣有趣的fusion 傢夥總算為近年寂靜Air Max Day 增添驚喜,就可惜缺乏了 Air Max Day 的活動。不緊要、對於我這樣的鞋痴,人云亦云非我作風,懶理有誰代言、有怎樣的活動、又有誰帶貨有誰穿過,要買總有自己的方法!啊喲~ 難怪品牌不怎麼喜歡sneaker head ~

四月一號、香港Nike 終於推出了 Air Max Pre-Day、但只有白灰色,青澀的Liquid Lime 依然被消失中;如今我在香港穿上Liquid Lime 的 Air Max Pre-Day 格外感到新鮮啊!

這年的 Air Max 歷史值得記錄下來,就像在AJ XIV low & AJ XV 推出時、因選用了致癌的顏料令原定推出的配色要完全收起來(現在說起也沒有誰還記得吧),誰會知道未來的香港還會發生甚麼事呀。。。。。。

#又買 Nike Air Max Pre-Day Liquid Lime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